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利盈彩票平台 - 首页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公司新闻 >

公司新闻当了一名入殓师后她看尽世间冷暖

时间:2019-02-22 21:02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在殡葬服务业中,有一种职业叫入殓师,有的地方也将其称为葬仪师。这是一个很庄重并且略带几分神秘色彩的职业。入殓师的主要工作是给逝者整修遗容遗体,然后将其安详地入殓到

  在殡葬服务业中,有一种职业叫“入殓师”,有的地方也将其称为“葬仪师”。这是一个很庄重并且略带几分神秘色彩的职业。入殓师的主要工作是给逝者整修遗容遗体,然后将其安详地入殓到棺木里。

  日本有一部叫《入殓师》的电影就是描述这个职业的,有兴趣的读者可以看一看。

  为了写这一个故事,我联系到一个在上海做入殓师的女生。她喜欢罗大佑写的歌曲——《滚滚红尘》,并且这首歌对她有独特的意义,所以在这个故事里她的化名是红尘。

  红尘现在在上海一家事业单位性质的殡仪馆工作,主要负责接收公安机关指派的一些逝者。我们通过一次电话,她给我分享了她工作中的一些故事,她要求我在保证客观叙述的基础上做文学加工,但不能妖魔化入殓师这个职业,更不能故意渲染泪点。

  红尘跟我说,她上高中的时候,性格比较像男孩子,特别的淘气,也不怎么爱学习,经常跟男同学一起逃课,去网吧打游戏。但幸好脑子还不算太笨,成绩一直在中上等,后来高考填报志愿,为了能去上海读大学,就稀里糊涂地报了殡葬专业,现在回想起来她还是稍微有些后悔的。

  但学这个专业也是有好处的,因为学的人少,几乎没有什么就业压力。她没有其他同学在茫茫的人才市场或者招聘网站上投简历,然后奔波在“大魔都”的地铁里去面试的经历,而是很幸运的直接被上海一家事业单位性质的殡仪馆接收,薪资水平在刚入社会的大学生中算中上等水平了。

  一开始上班,红尘还蛮高兴的,因为在刚入职的第一个月,她并没有被安排做什么具体的工作,而是在办公室里看领导给她发放的各种学习材料。而且工作的时间也不是朝九晚五,一般过了下午两点就可以下班了,而且绝对没有加班一说。

  在工作的第二个月,单位指派一个老师傅带红尘这一批刚入职的新人,她开始做具体的实操工作了。从此之后,红尘更多的时间并不是待在办公室,而是守在同一个院子的太平间里。

  红尘的单位,停放遗体的地方,一般不叫“太平间”,也不像一些恐怖小说里叫“停尸间”,而是称其为“殓房”。

  所以,殓房在入殓师眼中是一个特别严肃且庄重的地方,这是一个人作为生者的最后一步。

  红尘第一次进殓房时,并没有她想象中那么害怕。因为在学校学殡葬专业,进太平间或者看见尸体,在她看来,真的没什么。不过,她的师傅第一次就给她看了一个“大场面”,因为他们殡仪馆主要接收公安机关指派的尸体,就是非正常死亡且被法医解剖过的尸体,所以看起来可能并不会很舒服。

  红尘一直用手捂着她的消毒口罩,并不是她镇定得叫不出来,而是她内心清楚,静默的工作是对逝者最大的尊敬,这是一个合格的入殓师最基础的职业素养。

  红尘的师傅告诉她,这些公安机关指派的需要入殓的逝者,几乎都是冤死的,他们大多死于各种凶杀案。他们本该是鲜活的生命,却因为行凶者的残忍而停止了呼吸。

  起初的几次入殓工作,红尘还是蛮怕的。虽然是专业出身,但她毕竟是一个女孩子,怕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。不过她的师傅开导她,怕对入殓师来说是一件好事,这种怕要自始至终贯穿她的职业生涯。但这种怕不是胆小的怕,而是一种态度,对生命与死亡的敬畏。

  殓房其实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空间,除了停尸床和尸体,其实也没什么了,顶多是有些阴凉,那也都是人为的设置,怕尸体遇高温腐烂而已。红尘对那些所谓的恐怖小说总是拿殓房作为鬼怪出现的噱头,特别的反感。而网上还有些视频网站,总是制作一些殓房灵异事件的假视频,她只要看到就一定会想办法举报。

  红尘记得她有一次给一个知名的视频网站打电话,举报其网站某个关于殓房灵异事件的视频是假视频,要求视频网站立即删除。网站估计为了吸引流量,没搭理红尘。红尘一怒之下,通过微博找到这个视频网站的一个领导,发私信说明原因,要求其下架这个假视频。

  这个领导要了红尘电话,跟她交流了一番。红尘为了能让这个领导相信这个视频是假的,并且相信她说的话,她不但耐心地用专业知识讲解,还向这位领导公开了自己的职业信息和供职单位,最后才得以让这位领导心服口服地道歉,然后下架了这个假视频。但其实红尘是非常不愿意透露她的职业信息的,也是逼不得已才这样做的,她不想因为这些视频让大众曲解殓房存在的社会意义。

  即便红尘也奉行这三大忌讳,但是身边的家人朋友对其工作还是很清楚的。她的母亲曾经对红尘说,虽然工作很稳定,福利待遇也挺好,但总感觉让自己的宝贝女儿去这样的地方工作,做父母的觉得对不起自己的孩子。

  每当遇到这样的事儿,红尘都会耐心地安慰母亲,其实这份工作只要克服了心里的恐惧,工作本身的压力和强度并不是非常大。她现在越来越爱这份工作了,她觉得这是一份众善奉行的工作,能给自己和家人积德。

  红尘的师傅曾说过这样一段听起来挺瘆人的话,让红尘此生难忘。她师傅说:“你要明白人死如灯灭,一生不过是白驹过隙。死人是最不可怕的,虽然你给他们修整遗容遗体,他们并不会对你说谢谢。但是他们乖乖听话,又不乱跑,最重要的是你做的服务,他们一般都不会要求你返工,这样优质的客人,在活人的世界可不好找啊。”

  红尘深深敬佩其师傅的工作素养,在她师傅的心中,这些并不是冰冷的尸体,而是不会说话的好顾客。入殓师的工作就是站在轮回线上,把这些客人打扮得漂漂亮亮,然后欣慰地送他们去天国。

  这就是一份普通的工作而已,她师傅的那一席话是一个职业入殓师发自肺腑的职业感悟,并不是要拿出来渲染的感人说辞。入殓师们不想感动大众,只求无愧于每一个经过自己的手而被送走的逝者。

  红尘所在单位接收的逝者,大多都含冤而死。红尘说她查阅资料后,印象比较深的有这么几个,也很有代表性,能让其他人知道她经常服务于什么样的逝者。

  比如,在她刚工作的前半年,就遇到一个令她崩溃的逝者。那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小姑娘,被男朋友情杀。原因大概是男朋友怀疑她出轨了,又没有确凿证据,就总疑神疑鬼,甚至还打骂她。这让这个小姑娘心灰意冷,她真的对其他男生动心了,但也就只是动心,没做任何对不起她男友的事,却还是惨遭杀害,被她男友用绳子活活勒死,她男友最残忍的是竟然用刀把她的脸都刮烂了,然后分尸投河。

  所以那次工作比较棘手,是师傅带着她和另一个新人一起完成的,除了修整遗容,还要把所有尸块重新组拼好。并且公安机关还送来一支雅诗兰黛的口红,是这个姑娘的母亲送来的,哭着喊着一定要给她女儿抹上,说这是她女儿最喜欢的口红。她的母亲在与公安机关协商后,公安机关的同志们经过慎重考虑才允许的。

  一般情况下,在入殓工作中,除了被相关法律法规认可的工具和用品以外,家人的这种临时要求基本都是被驳回的。因为修整遗容遗体是一件特别严肃的事情,事关一个逝者最后的尊严,所以所有的操作以及使用的工具和用品都是通过审核的。

  红尘基本上是边用手绢擦着自己的泪水,边给那个比她小几岁的姑娘涂完口红的。那段时间,红尘也谈了人生中的初恋,当晚,她爽约了男友提前跟她约好的饭局。

  红尘的男友打电话关心她,红尘把白天的工作经历讲给男友听,然后发神经地问:“你们男人都那么狠么?”

  他男朋友只是莞尔一笑,用暖心的话安慰她,说:“你要知道这世界上确实是有乌云密布的,但它永远不是天空的主角,只有雨过天晴后的蓝天白云才能横空万里,温暖世人。”

  还有一个逝者对红尘的打击也很大,比刚刚说的小姑娘打击还要大,或者说几乎影响了红尘的一生,红尘这个化名也是因这个逝者而来的。

  这个逝者是一位中年女性,准确来说,应该是两位逝者,因为逝者是一名孕妇。听公安机关的法医介绍,孕妇肚子里还有一个不足两个月的胎儿,连性别都还无法分辨,是逝者的第二个孩子。逝者还有个八岁的女儿叫珍珍,上小学二年级,特别懂事乖巧。

  给这位孕妇入殓的这天,珍珍是她爸爸带来的,一并来的还有公安的干警。珍珍一直在红尘的办公室里休息,手里拿着一个特别普通的草帽,她希望红尘能给她妈妈戴上。

  珍珍的爸爸告诉红尘,这个帽子是他们一家人去年去厦门鼓浪屿玩的时候,他拿钱让孩子买给妈妈的。那天,妈妈特别开心,感动得都哭了。

  珍珍这次央求爸爸带她来,就是希望妈妈可以戴着她买的帽子,开开心心地去天国。虽然这个八岁的女孩,还无法完全理解死亡到底意味着什么,天国又是一个怎样的世界。

  红尘查阅了资料才知道,这位孕妇来自福建农村,是一名外来务工者,她的丈夫在一家饭店做厨师,而她则是一个农贸市场做蔬菜生意的摊主。因为跟隔壁的摊主起了争执,对骂起来,隔壁的摊主一言不合就拿水果刀刺进了她的肚子,由于抢救不及时,她失血过多死亡。

  这位杀人的摊主,最作孽的并不只是斗殴杀人,而是间接杀了孕妇肚子中尚未成型的孩子,以及让一个八岁的孩子目睹了整个行凶的过程。

  据警察介绍,当时接到报警的三个民警赶到现场,珍珍一边哭,一边摸着她妈妈的肚子,喊着妈妈和弟弟,满手都是鲜血。三个民警也都是三十多岁的大老爷们,看到此情此景都忍不住痛哭流涕。

  珍珍的爸爸也跟着解释道,他和他老婆都不知道肚子里的孩子是男是女,因为想要一个男孩,从他老婆怀孕,他们就坚信是男娃,并且一直告诉自己的女儿,有一个弟弟要来陪她玩了。

  说罢,一个大老爷们蹲在地上哭得死去活来,女娃特别懂事,没有一起哭,而是摸着她爸爸的头说:“爸爸不哭,爸爸抱抱。”

  然后从她爸爸的衣兜里很熟练地掏出手机,突然音乐响起来,是罗大佑写的歌曲——《滚滚红尘》,也是红尘最喜欢的歌曲,但听声音并不是原唱,而是两个女声的录唱。

  珍珍的爸爸抹了抹眼泪,抬起头亲了他女儿的脸蛋。红尘用疑惑的眼神望着珍珍的父亲,他似乎明白了些什么,解释说:“这是孩子她妈妈最喜欢的歌曲,前段时间我过生日,她俩给我唱的,我就顺便用手机录下来了。”

  珍珍的爸爸刚解释完,珍珍“哇”的一声就大哭起来,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哭喊道:“我要见妈妈,我要见妈妈。”

  其实孩子特别懂事,她知道爸爸难受,就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情绪,一个八岁的孩子呀,却在承受可能有些人一生都不会遇到的伤痛。

  每说一次都仿佛像一把刀,深深扎在红尘的心头。红尘让同事照顾好这对父女,拿着他们带来的草帽径直走回殓房,开始给珍珍的母亲修整遗容遗体,修整完之后,红尘把帽子慢慢地戴在逝者的头上,深深地吐了一口气。

  做完这些,她又径直返回办公室,没有说任何话,直接抱起珍珍往殓房走。红尘的师傅和同事马上紧随其后制止,殓房并不是一个谁都可以随便出入的地方,况且让一个小孩进去并不是很妥当。珍珍的爸爸和随行的公安机关人员也跟了过来,大家都被红尘带到了殓房。

  在几乎所有人都反对的情况下,红尘把孩子带进了殓房,然后把门反锁,不顾外面师傅的严厉批评。

  红尘又说:“那好,我带你去见妈妈。你不可以哭,也不能摸她,远远地跟她告别,好不好?她不是有意撇下你的,她只是有些事情要去一个叫天国的地方。等你满18岁的那天,姐姐就陪你把她找回来,好不好?”

  红尘一直强忍着泪水,她微笑着对珍珍说:“当然啦,拉钩上吊,一百年不许变,谁变谁是小狗。”

  红尘抱起珍珍,用自己的手机放了《滚滚红尘》这首歌,然后一起走到珍珍妈妈的身边,两个人就这样安静地望着,继而跟着音乐哼唱起来。

  这一刻,她们都没有悲伤,没有痛苦,或许只有对过去的怀念,以及对未来的那一抹期待。

  这一刻,她们在唱着,想是人世间的错,或前世流传的因果。终生的所有,也不惜换取刹那阴阳的交流。

  《每个人都是一个星系》是一本真实暖伤的职业故事集,讲述18个普通人真实的职业故事,他们中有入殓师、设计师、歌手、网络主播、刺青师、化妆师、背包客、健身教练、整形美容师、娱乐记者、宠物医生、产品经理、新媒体编辑、印刷工人……每一种职业背后都是一种生活,每一种生活都像宇宙中的星系一样姿态万千,都值得我们去感悟,去思索。

  这18个故事均以歌词命名,唱尽人世间的悲凉与暖伤,并配有18幅精美的手绘插画。翻开这本书,走入他们的人生,你会看见一个前所未知的世界。用18个职业故事,写就18段无憾人生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